返回主页

今天是:

关键字

中共吴忠市纪律检查委员会

吴忠市监察委员会

精细研磨,挑战25纳米

时间:2018-09-12   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   作者:

 

 1985年,20岁的我从航天科工二院新立技校毕业,被分配到二院699厂做钳工。进厂第一天,师傅嘱咐我,“干一行就要爱一行”,师傅朴实的一句话,在我的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

 当时的工作不太忙,一有闲暇,师傅就鼓励我多看书。工作第二年,我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精密仪器系计量专业,进一步学习。学习让我感到充实,并开始对复杂零件的高精度刮削和研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我想要成为一名能工巧匠,就像师傅一样,不论多复杂的铸件,刻线、钻、铰、刮削、研磨等活儿样样精通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1998年,我当上了厂里钳工组的组长。2002年,我调入二十五所继续担任钳工组组长。

 来到二十五所,我负责航天产品的精密加工与装配工作,开始接触航天光学产品。属于精密仪器设备的航天光学产品,其各个零部件的安装面要求具备极高的平面度,因此光学面的加工难度很大。如果再有台阶或者凹槽,则难上加难。手工研磨是最好的办法。我拿着图纸,告诉自己:沉下心,铁杵磨成针。按照平面度要在微米量级的要求,我的研磨技术在日积月累中,一点点提升。

 同事对我的技术渐渐认可,一旦碰到有难以加工的产品就来找我。一次,整机装配的设计师拿着一面玻璃反射镜来找我,“吕师傅,我在对产品基准进行校正时,需要用到玻璃反射镜。但给我放置反射镜的空间很小,形状不规则,还需要拧螺钉固定。我这好几块玻璃镜子都弄碎了。咋办哩?”

 的确,玻璃弹性差、易碎。看到他如此着急,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——用自己的研磨技术,给他磨出一面铝合金基底的异形反射镜。同事瞪大了惊诧的双眼,“吕师傅,这可是光学面啊!”

 “不试怎么知道不行?”下定决心后,我开始试着研磨。几十次下来,都没有成功,手上还起满了泡。表面光洁度要达到25纳米以内,太难了!我充满干劲的心顿时感觉很疲惫。

 我还是要坚持,我给自己鼓劲。我在废旧铝板上研磨,力求找到科学方法,通过精细地控制力道和速度,配比不同颗粒度的研磨膏,来控制每一次的研磨量。反复多次尝试后,我试出了不同研磨量的研磨技巧。由于镜面的光滑度要求太高,每一次的研磨量都是非常细微的,需要非常地细心。尤其到了接近表面精度要求的时刻,就是在用“细若游丝”的力道研磨,一点点逼近精度。

 上百次的尝试后,我终于成功了!同事们再一次瞪大了双眼:“吕师傅用铝板研磨出了一面镜子!手太巧了!”

 如今这个铝合金板磨成的镜子用在了航天产品上,我心里真高兴!研磨是个过程,不仅磨出了产品、磨出了手艺,更磨出了一个人的意志。

 光学产品的装配和调试也是门技术活儿,直接影响成像效果。我希望经我手的光学产品,都是最灵敏、看得最清楚的“眼睛”。所以我尽可能把它们调到极致。

 要想极致,就要让焦平面和光敏面在最精准的位置上。如果两者偏差在微米量级,产品成像质量就堪称极致。

 为了“极致”的眼睛,我利用一些微米级精度的垫片做参照,一微米一微米地修正两个平面的相对位置,一个数值一个数值地让图像灰度逐渐接近,一点一点地提升成像质量。最终,这件光学成像产品已经可以很容易看清六等星一般微弱亮度的目标。

 我现在大约带了十多个徒弟,都是年轻人。只要有机会,我就让他们尝试各种挑战。

 有一次,产品需要应用气路制冷技术。这个技术需要在产品内壁上设计带旋转关节的气路管道。关键是这个产品的体积很小,和一颗网球差不多大,而且里面有八处弯道,所以设计的三根气管超细超薄,气管直径只有1毫米,管壁厚度仅0.15毫米,折弯半径最小仅1毫米。工作时,管道要经得住30多兆帕的高压。

 装配难度和复杂度可想而知,徒弟们有些胆怯。我把他们召集起来,组成了突击小组,并明确分工。一切准备就绪,我开始带着大家一点一点地尝试,有的地方顺利通过,有的则反复试了很多次。我让徒弟们把工艺方法记下来,鼓励他们试着走管,找到我说的“手感”。

 徒弟们锻炼成长得很快,个个都练出了“巧手”。现在超小体积产品的超精密装配在我们单位已经不是难题,而且还将实现批量生产。

 未来的工作中,还有更多的难题和挑战在等着我,我为能从事超精密的航天产品装配工作而自豪。人生只有不断地拼搏与奋斗,才能找到存在的意义。我愿在航天这片神圣的沃土上默默耕耘,牢记师傅的工匠精神,并不断传承下去。(吕琦 田雪)

打印】 【发送邮件】 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