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页

今天是:

关键字

中共吴忠市纪律检查委员会

吴忠市监察委员会

鱼在左 羊在右

时间:2018-09-12   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   作者:

 

 那时杨老师很年轻,马尾辫甩来甩去的。喜欢笑,一笑,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儿。有同学做错了事,她佯装生气,努力板起脸来,高高地扬起教鞭,但落下去时,却轻轻地,像掸灰尘。憋不了多久,她自己就先笑了起来。

 上她的课,即便是经常逃课的二旺,也会老老实实坐在凳子上,眼睛瞪得大大的,遇到老师提问,不管会不会答,都把手举得高高的。我是经常和二旺一起逃课去捉鱼逮虾的那一个,这时也会安安稳稳地坐直身子。但我怕老师提问我。

 那时我读小学二年级,学习生字。我笨,别的同学都学会了,就连我认为比我笨的二旺都学会了,但我还是不会。每次在黑板上做题,我大都是拿着粉笔,茫然地站在那里。下面的同学们都笑。

 我对自己很生气。课间休息时,同学们都去教室外玩,我还坐在课桌前,写生字。有时眼里还噙着泪。这时候,杨老师就会走过来,拍拍我的肩膀。有时看我写的笔画不对,就会握着我的手,教我写。记得那年冬天特别冷,她的手都冻得肿了,肿得就像小馒头。她就用这样的手,握着我的手,一笔一划地写。

 “鲜”字,我自己写了很多遍,杨老师也握着我的手教了我很多遍,但在黑板上做题、考试时我还是不会写。就像这字和我有仇似的。我闷闷不乐,不仅是为自己笨,更是为自己辜负了老师。但老师还是鼓励我说,别灰心,早晚会学会的。

 那天是星期天,我去河滩上放羊。尽管草都枯萎了,但羊们埋着头,依然吃得很欢。有人在河边钓鱼,我拿着羊鞭看。

 杨老师正好骑车经过,好像是到镇上开会回来。看到我,就下了车,将车支在路边,下到河滩上来。她问我“鲜”字会写了没。我想了半天,急得汗都出来了,却还是没想出来。老师拍拍我肩膀,说,别急。

 这时,她突然想起了什么,提起钓鱼人盛着鱼的桶来,对钓鱼人说,用一用,一会儿就还您。然后拉着我,来到羊群跟前,将鱼桶放下。她站在鱼桶和羊群之间,问我她左边是什么,我说是鱼,又问我右边是什么,我说是羊。

 她说,对了,左边是鱼,右边是羊,加起来就是“鲜”。她找了根树枝,在沙地上写“鲜”。

 我终于学会了这个字。

 去年,老师生日时,我去祝寿。说起老师在河滩上用鱼和羊教我“鲜”字时,老师却茫然了许久,说是不记得了。

 但我记得,永远都记得。那场爱的教育,在我记忆里,永远都是“鲜”的。(曹春雷)

打印】 【发送邮件】 【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