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页

今天是:

关键字

中共吴忠市纪律检查委员会

吴忠市监察委员会

早安 乌尔其汗

时间:2018-09-26   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   作者:

 

 有诗人说:“美丽的白桦树,深情的大眼睛,在向你注目。”的确,在所有的树木里,唯白桦,睁着一只观察红尘与人世的大眼睛。它的目视,如斯纯净、沉稳、透彻人心。

 素有“兴安之魂”美誉的乌尔其汗,八月,是壮美的、娴静的。只要看上一眼,就会使你浮躁的灵魂,安静下来。

 山野的风,吹的是柔情蜜意。似有一只温暖的手,慈爱地在抚摸。林间野花悄然盛开,不知是哪位仙子兴起,点燃了这一山的烛火。曦光里的飞鸟,叫声空灵,此起彼伏。狸猫,嗖地一跃,跃入草丛,而后,停顿片刻,回头看我们究竟是什么物种,又迅即离开。森林静极,静若童枕上的梦境。那些原始高松,间隔着排列,个个都似绿林好汉,见危就要出手的样子。而那些倒伏的老松,其躯长长,横于林间,说几十米并不夸张。我去量了其中一株,假如立起来,比我住的20层楼还要高。枝叶倒是枯萎了,而枝干仍很遒劲,显出一股死也不朽的精神头。然而在这方山野里,荣与枯,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。挺立的和倒伏的,都在扼守这片母亲的土地,是一种和谐坚韧的存在。

 这一片原始松林中的每一个成员,均属于寿星级角儿,不仅令人敬仰,也让人多思。于是,我向作家陈忠实请教,老兄,你看这些老松,该有多大树龄?他稍顿,说,我看吧,少说也有几百岁,甚或千岁。接着他感慨,面对这些远古物种,我感到自己十分渺小。他又说,假使这一丸地球,有卫士和功臣的话,非它们莫属。陈忠实说得是,自称万物之灵的我们,有时会忘记对于大自然的感恩和呵护。反而“征服”二字总不离口。

 乌尔其汗,蒙古语为黎明。可见这里的原始住民,对黎明的渴望和坚守。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,它的历史源远流长。譬如:成吉思汗的五百铁骑,就是历史的一页。沙俄和日伪,掠夺性采伐林木无数,更是一段屈辱的记忆。而地窨子、大火炕、大烟筒、大轱辘车、强弩和猎枪,则是它生活的写照和侧影。所说那片原始林,就在离乌尔其汗林业局不远的西日特奇林场。被称为“兴安落叶松原始林”,早已是名扬四海的景观。人称“生态家园”“绿色天堂”,都是发自内心的赞美。当地人亦称“大岭风光”,是极朴素的一种称谓,就像说自家花圃一样的亲切。而这里的兴安白桦次生林,面积很大,树种极纯,人称“桦木之乡”一点不为过。一旦踏入,便是一片白色的世界,雪浪荡起,逶迤千里。只有“圣洁”二字,才可状写它的内在美。说它玉叶琼枝,并非夸张。有诗人说:“美丽的白桦树,深情的大眼睛,在向你注目。”的确,在所有的树木里,唯白桦,睁着一只观察红尘与人世的大眼睛。它的目视,如斯纯净、沉稳、透彻人心。

 在乌尔其汗的白桦林里,我发现一种可以理解,但不赞同的现象。那就是,有的情侣在树皮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和爱情的誓言。至此,我想起一首歌曲——《白桦林》:“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,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,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,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……”青年要参军,去保卫祖国。于是,一对情侣,在白桦树上刻留名字,表示永恒和誓不分离的决心。在人们心里,白桦是纯洁、宽容、慈悲的象征物。犹如在青竹上刻留誓言一样,求得“岁寒三友”之意。我在江西武宁县的竹林里,就发现一株刻有“友谊是青竹”字样的高挑青竹。足见,人们对白桦与青竹的崇拜和信赖。而白桦与青竹,也很慈悲,从不拒绝在它们身上刻留誓言,并久久保留。这也许就是白桦与青竹的可贵品格吧。

 在乌尔其汗,除了落叶松、白桦,还长有樟子松、黑桦、杨、柞、柳等几十种高大乔木。它们具有团队精神,很少杂生,而是各自成群,抱团生存。在乌尔其汗的林间,据说长有600余种野生植物。其中,笃斯越橘、兴安红豆、蓝靛果等野生浆果,极为丰富,名声亦极响。再说春天的兴安杜鹃,它的盛势,可与云贵高原的杜鹃花相媲美。春风一荡,花开一片,高山峻岭也为此喜气洋洋,笑容满面。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说过,倘若一个陌生人的笑声,使您感到愉快,那么您可以大胆地说,这是一个好人。同样,一个地方,就是说这乌尔其汗,它的山林,它的河流、溪涧,它的山鸟,它的杜鹃花,带给你的是内心的喜悦与感动,那么你也可以说,这是一处美好的山水。

 当地人说,这里有大小河流50余条,纵横于整个山野。湖泊更是星罗棋布,美不胜收。闻名遐迩的兴安湿地,与各种植物和飞禽走兽,和谐共存。譬如:马鹿、猞猁、紫貂、狸猫。譬如:细鳞鱼、哲罗鱼、老头鱼、船丁鱼。又譬如:飞龙。在乌尔其汗的众多飞禽中,飞龙最为出名。它的学名叫做——花尾榛鸡。属鸡形目,松鸡科,是一种典型的森林鸟类。体积不大,颜值一般,只是因为肉质鲜嫩,它便遭受了厄运。相传明代一位皇帝游山至此,人们猎取此鸟,为他熬制“飞龙汤”,皇帝大悦,问其何物。一臣子躬身捧笏道:“莽莽苍苍染山林,百啭千声鸣贵禽,千古一香飞龙鸟,请上玉馐飨嘉宾。”据说飞龙由此而得名。传说归传说,反正飞龙盛名之下,却遭到了灭顶之灾。这是乌尔其汗的一首小小悲歌。好在如今的飞龙被重点保护,贵为国家二级保护鸟类,繁衍无虑,其数日增。

 离开乌尔其汗的那一天早晨,宾馆前的一株高树上,落一小鸟,显得格外娴静。宾馆服务人员说:请各位老师往外看,它就是——飞龙!是我们的常客呢。作家从维熙兄笑着说,啊,它是来向我们报平安的吧?好温馨的小精灵。是的,它在叫,叫声空灵,稍带沙哑。不过,是它叫醒了乌尔其汗,这一山的黎明!

 早安,乌尔其汗!(查干)

打印】 【发送邮件】 【关闭